快捷登录 | 注册

用手机咋赚钱?网络言论为风向标

  我不敢果断这二者之间是否有必然的因果联络。假如不是姓徐名晋如的这位喜爱武文弄墨的“专业人氏”点评过那篇满分作文,这位考生会不会遭到方针的狙击,被三峡大学拒之门外,我是持怀疑情绪的。
  
  方针的执行者,有的是目不识丁之辈。这些人没有专业知识,但言论嗅觉恰当活络,常会以网络言论为风向标。看到媒体对满分作文点评不高,便抛弃破格录取,最大极限地躲避批判危险。一些自以为是的“教授”“博士”,心烦技庠出来点拨一番,辅导家的光芒形象是建立起来了,仅仅,一个学生的大学梦便落空了。
  
  我为那位写出满分作文的考生感到悲痛。他过了阅卷教师关,却过不了咬文嚼字的文人关。这位考生轻描淡写说要再复读一年。只要出身清贫的学生,才会知道“复读一年”意味着什么。
  
  在我看来,对一位高中生来说,假如是命题作文(若是自由作文,事前熟背好,则另当别论),《站在黄花岗陵寝的门口》尽管有种种缝隙,仍不失为一篇优异之作,可以给满分,也可以恰当减点分,都没有大问题。别看吃专业饭的徐晋如把这篇满分作文点评得头头是道,一瞬间“出韵”,一瞬间“老干体”,要是叫徐晋如和这位考生一同搞个古诗擂台竞赛,我甘愿投这位考生的票。
  
  阅卷教师说该诗“尽管选用的前史题材,但表达了敬仰、向上的爱情,内容并不空洞。”我以为是精确的。在一个“古”风日下的年代,在女明星叫岳飞写歌词笑话百出的年代,能自始至终用古文完结一篇可以征服阅卷教师的文字,并不简单。徐晋如却辩驳称“这首诗就没有真实的情感,思维匮乏。”“我只能说这位学生读毛泽东诗词读得非常熟,有非常精深的老干体诗词功底”。专业的高傲呼之欲出。“毛泽东诗词读得非常熟,有非常精深的老干体诗词功底”,请问:“毛泽东诗词”怎么了,“非常精深的老干体诗词功底”怎么了?依我看,所谓的《唐诗三百首》,并不是首首都是优异篇什,除了李杜白比较闻名的大诗人的一些精品,但也不乏凑数之作。乃至可以这样说:一打的唐朝诗人也抵不上一个毛泽东。叶剑英,陈毅……人家的“老干体”,完全可以“干”过一些唐诗宋词。这些所谓的“专家教授”,对人家品头论足口若悬河,就是口高手低,自己一首象样的诗也写不出来,懂点押韵,懂点平仄,懂点对仗,就是不懂诗。
  
  白居易的〈琵琶行〉,算是长诗中的诗篇精品了吧?敬请徐晋如先生点评一下这几句:“醉不成欢惨将别,别时苍茫江浸月。忽闻水上琵琶声,主人忘归客不发。寻声暗问弹者谁?琵琶声停欲语迟。”
  
  请问这儿押了什么韵?出韵没有?入韵没有?唐朝的大诗人可以出韵,凭什么我们的中学生就不能出个韵?
  
  徐晋如一口确定“古诗作文考生不可能是下个钱锺书 ”,就更是荒唐。我还以为“徐晋如不可能是下个张铁生”哩。让你去招生,你一出手就能选个“钱钟书”出来,我看风水先生也没有这么大的本领。
  
  记住鲁迅先生曾批判过相似徐晋如这样的“不平家”:“他们之中很有不少是不平家,不像批判家,着作才到面前,便恨恨地磨墨,立刻写出很高超的结论道,‘唉,天真得很。中国要天才!’到后来,连并非批判家也这样叫喊了,他是听来的。其实即便天才,在生下来的时分的榜首声啼哭,也和往常的儿童的相同,决不会就是一首好诗。
  
  ……恶意的批判家在嫩苗的地上驰马,那当然是非常爽快的事;但是遭殃的是嫩苗——往常的苗和天才的苗。”
  
  古文作者是不是天才的苗?我看是。至少他在古文方面显现了自己的禀赋。这篇古文,能得满分,至少阐明在现在的情况下,是高考作文的佼佼者。阅卷教师不把满分给张三,也不给李四,为什么偏偏给了这篇古诗?我们知道,高考作文,很有可能是矮子里选将军。许多高考作文,主题不明,语句不通,卷面一塌胡涂,在这样的大布景之下,这篇作文能征服考官,给个满分,乃情理中事。
  
  在现在国学天价班吃香的当下,古文诗词进入答卷是高考的一道亮丽的景色。高考给古文考生满分,比空喊一万遍“宏扬传统文化”更管用。我们应当用容纳的情绪去必定它,呵护它。在应试教育开一条门缝,放几个有共同天分的考生进来,不是什么坏事。你吹毛求疵,鸡蛋里挑骨头,把具有古文天分的考生通通拒之门外,中国不但不能出产“钱钟书”,连出个“钱小书”,我看也会成问题。用手机咋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