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登录 | 注册

在网上挣钱的方式?牵绊得头晕目眩

  苏轼是宋词豪放派的创始人。王灼《碧鸡漫志》卷二说:“东坡先生非心醉于乐律者,偶然作歌,指出向上一路,新天下耳目,弄笔者始知自振。” 词自晚唐五代开展以来,词的风格一直是比较婉弱的,苏轼有意识的进行词体的改造,从词的内容、体裁、格调方面变革,使词的创作有了「自是一家」的审美观念。也使词从纤细婉转走向阳刚豪放。苏轼的这些观念以及他本身的词作,虽引来时人以为苏轼「以诗为词」的谈论,但无论如何,苏轼开辟词境之功不可没。
  
  南宋俞文豹曾记载一个故事:东坡在玉堂日,有幕士善歌,因问:“我词何如柳七?”对曰:“柳郎中词,只合十七八女郎,执红牙板,歌‘柳树岸,晓风残月’。学士词,须关西大汉,铜琵琶,铁卓板,唱‘大江东去’。”东坡为之绝倒。(《吹剑续录》)这个故事生动地阐明晰苏轼、柳永风格的不同,也阐明两派词风的区别。苏轼曾自傲地说过他的词“亦自是一家”。(《与鲜于子骏书》)他确实是以进步意境和风格而“自是一家”的。但是读词人为苏子绝倒的,却绝非仅只“大江东去”或许“老夫聊发少年狂”,其《江城子·十年存亡两苍茫》也是代代传诵的佳作。
  
  宋神宗驾崩后,宋哲宗继位,委任司马光为宰相,苏东坡又被召回京城升任龙图阁学士,兼任小皇帝的侍读。这时的苏东坡,十分受宣仁皇太后和年仅十二岁的小皇帝的欣赏,政治上春风得意。苏东坡不时思念起死去的结发妻子王弗:十年存亡两苍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冷。纵使相逢应不识,坐满面,鬓如霜。夜来幽梦忽返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唯有泪干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由此成果了一阙悼妻怀思的传世之作。
  
  实际上,在苏东坡终身中的三位女人中,最为苏东坡喜爱,也为世人传为佳话的,并非王弗,而是叫做王朝云的妾。在苏东坡的妻妾中,王朝云最善解苏东坡心意。一次,苏东坡退朝回家,指着自己的腹部问侍妾:“你们有谁知道我这儿面有些什么?”一答:“文章。”一说:“才智。”苏东坡摇摇头,王朝云笑道:“您肚子里都是不达时宜。”苏东坡闻言赞道:“知我者,唯有朝云也。”苏东坡在杭州四年,之后又官迁密州、徐州、湖州,因“乌台诗案”被贬为黄州副使,这期间,王朝云一直紧紧相随。朝云身后,苏东坡也曾提联:不达时宜,惟有朝云能识我;独弹古调,每逢暮雨倍思卿。言外之意看到的也是深切地思念和叹惋。但是细心地读来,苏东坡对王朝云的感念更多的是一种“知音难觅,和者寥寥”伤感,而对于王弗则是痛彻心肺的悲情。“夜来幽梦忽返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唯有泪干行。” 阴阳相隔,重逢只能期于梦中,也只要梦是没有时空约束的,能够逾越一切的边界和有限。朴素真诚的厚意,悲痛的生离死别,每读一次就更为其间的厚意所感动。
  
  应该说,苏东坡再次宠爱多少有些走运的成分。这么个大词人,大文学家,被政治牵绊得头晕目眩,苏子的终身常常让人有点啼笑皆非的意思,所以咱们有理由信赖,在这一段相对安稳适意的日子中,苏东坡的精神状态是轻松和愉悦的,但苏东坡也断断不能忘掉王弗从前陪伴着自己度过的那些困难的韶光。王弗在苏东坡的终身中作扮演的人物绝非一个主妇那么简略,在林语堂的《苏东坡传》中也曾有过这样的落笔:……苏东坡……由气质和天然的喜好所促使,要变成一个隐士。社会,文明,学问,读前史的经验,外在的本分责任,只能隐藏人的本来面目。若把一个人由时间和传统所赋予他的那些虚饰剥除净尽,此人的底细便呈现于你之前了。……他偶然喝醉,甚至常常喝醉而月夜登城徘徊。这时他成了天然中巨大的顽童——或许造物主根本就期望人是这副相貌吧。“顽童”,这儿林语堂先生固然是在一种嘉许的语气在点评苏东坡的自由性灵,但是苏东坡实际上又何曾不是一个调皮的孩子呢?不谙世事,兴致所至,聪明有余而内敛不足。
  
  夫人稳健,而老公往往不能。老公往往急躁,心灰意懒,喜怒无常。高兴了把酒言欢,不高兴了也要骂骂娘。费事的是老公有了旷世的才华,就不是骂骂娘这么简略了。苏东坡常常会在自己的诗作里流露一些“不达时宜”的论调,自找祸端。由此可见在日常的日子起居,为人处世中,这等人物将是多么的低才。假使没有一个得当大度,正经高雅的夫人为老公安排这些“不入眼”俗事,怕苏先生不会有几天悠闲。在密州,他们正过苦日子,苏东坡对新所得税至为愤恨,孩子揪着他的衣裳对他晓晓不休。他说:“孩子们真傻!”苏夫人说:“你才傻。你一天闷坐,有什么优点?好了。我给弄点儿酒喝吧。”在一首诗里记这件事时,苏东坡觉得自己很丢人,这时妻子洗杯子给他热酒。这当然使他很欢欣,他说他妻子比诗人刘伶的妻子贤德。由于刘伶的妻子不许老公喝酒。苏夫人也是用了好几年的时间才摸清楚老公性情,那是多方面的特性,既是乐天豁达随遇而安,但是有时又激烈而顽固。苏夫人聪明解事,就事圆通。  她是进士的女儿,能读能写,但是并非一个“士”。做妻子的也知道要管家事,要抚育孩子,要过日子。正由于如此,苏东坡的日子中是不能没有一个这样的女人掌握船舵的。只要在妻子的体贴入微的照料下,苏东坡才有更多的闲情逸致去“沐于沂,浴乎舞雩”。也正由于如此苏夫人也成为苏东坡最为信赖依靠的人,许多工作埋藏在苏东坡的心灵深处,他人大都不知道,苏东坡的妻子必定知道。同过祸患,共过存亡,日日的关怀和保护,充溢信赖的等候和劝慰。王弗给与苏东坡的是所谓“相濡以沫”的质朴而深沉的情感。
  
  在这首小词中,读不到一句令人感觉“矫情”之语,词语的运用简练凝重。每一个音节的连接都有冷涩凝绝之感,犹如声声咽泣,压抑沉重的气氛就在这“幽咽泉水”中弥散开来,让人艰与呼吸,又难以躲避。
  
  苏东坡用了十年都舍弃不下的,是那种相濡以沫的亲情。他受不了的不是没有了轰轰烈烈的爱情,而是失去了伴侣后孤单相吊的孤寂。“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在梦里能够看见的,也满是逝去亲人往日日子里的琐碎片断。由于在那些琐碎里,凝聚着化不去的亲情。 在红尘中爱的最高境地是什么?执子之手是一种境地,相濡以沫是一种境地,存亡相许也是一种境地。在这世上有一种最为凝重、最为浑厚的爱叫相依为命。那是天长日久的浸透,是一种融入了彼此之间生命中的温暖。
  
  面临这样的厚意,解读都似乎是一种伤害,那是需要在生命里重复吟唱,静夜中不断怀思的乐音。很多的人毫不吝惜地把“绝唱”这个词赠与了这首词,但是,韶光流转了千年,咱们又听到了终身相似的叹气,那叹气给予了咱们有一篇值得重复玩味的美文,也让咱们更深切地领会了苏子心中的创痛,两个文人千年的唱和,诉说着人世间最值得感念的厚意。这就是巴金先生所写的《思念肖珊》和《再忆肖珊》。不再过多的评说什么,我摘录了其间两个阶段,作为本文的结尾,这是《江城子》最深沉的诠释,在这样一个滥情的时代,咱们庆幸还有这样的情感值得咱们永远的祭拜:
  
  她不只分管了我的痛苦,还给了我不少的安慰和鼓舞。……我进了门看到她的面庞,满脑子的乌云都消散了。我有什么冤枉、怨言都能够向她纵情倾诉。……她不断地给我安慰,对我表明信赖,替我感到不平。……今日回想其时的情形,她那张满是泪痕的脸还历历在我眼前。我多么情愿让她的泪痕消失,笑容在她那瘦弱的脸上重现,即便削减我几年的生命来交换咱们家庭日子中一个安静的夜晚,我也毫不勉强!
  
  她脱离我十二年了。十二年,多么长的日日夜夜。每次我回到家门口,眼前就呈现一张笑脸,一个亲热的声响向我迎来,但是走进宅院,却只见一些高高矮矮的、没有花的绿树。上了台阶,我环顾四周,她最终一次离家的情形还记忆犹新……
  
  我似乎还站在台阶上等候着车子的驶近,等候着一个人回来。这样长的等候。十二年了。甚至在梦里我也听不见她那清脆的笑声。我记住的仅仅孩子们捧着她的骨灰盒回家的情形。这骨灰盒起先给放在楼下我的寝室内、床前五斗橱上。
  
  哀痛没有用。我有必要结束那一切梦景。我应当振作起来,哪怕是最终的一次。骨灰盒还放在我的家中,亲爱的面庞还印在我的心上,她不会脱离我,也从未脱离我。做了十年的“牛鬼”,我并不感到孤单。我还有勇气跨步走向我的最终目标——逝世。我的遗物将献给国家,我的骨灰将同她的骨灰拌和在一起,撒在园中给花树作肥料。在网上挣钱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