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登录 | 注册

在网上赚钱的?昂扬响亮的歌喉

  音乐是一种诉诸于听觉的时间艺术,它的音响只存在一瞬,转瞬即逝。音乐形象比较笼统,难以捉摸,要用文字将其妙处表达出来就更困难了。李贺这首诗在很多的描绘音乐的唐诗中锋芒毕露,取得读者的挚爱,人们将李贺这首诗与白居易的《琵琶行》、韩愈的听颖师弹琴 》并列为“摹写声音之至文”,这是有道理的。
  
  但是李贺这首诗与白居易、韩愈的诗不同。白居易的《琵琶行》、韩愈的《听颖师弹琴》首要经过比方、象声等方法,力求描绘出音乐的形象。如“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 ”“大珠小珠落玉盘”;“昵昵儿女语,恩怨相尔汝 ”“喧啾百鸟群,忽见孤凤凰”等就是。李贺在诗中尽管也用了“昆山玉碎凤凰叫,芙蓉泣露香兰笑”两句来描绘李凭弹箜篌的音乐形象(这两句当然写得很妙),但李贺首要不是运用描绘的方法去精雕细刻音乐的形象,而是着重写“感”,写音乐给人的感触,写音乐激烈的、触目惊心的艺术力量。
  
  在描绘李凭箜篌演奏的乐声给人们的感触、描绘乐声艺术作用时,诗人李贺没有按一般的思想轨道去叙说;而驰骋自己斗胆的梦想和丰厚的联想,构成独特变幻、令人目不暇接的艺术境界来体现乐声。这儿试以新诗的形式,把它翻译出来。
  
  吴丝蜀桐制成精巧的箜篌,奏出的乐声飘荡在睛朗的深秋。
  
  听到美妙的乐声,天空的白云凝集,不再飘游;
  
  那湘娥把点点泪珠洒满斑竹,九天上素女也触动满腔忧愁。
  
  这高深的乐声从哪儿传出?那是李凭在国都把箜篌演奏。
  
  像昆仑美玉碰击声声洪亮,像凤凰那昂扬响亮的歌喉;
  
  像芙蓉在露水中唏嘘饮泣,象兰花迎风敞开笑语轻柔。
  
  整个长安城的街头巷尾,好像沉浸在一片寒光中那样清幽。
  
  二十三根弦丝高弹轻拨,天神的心弦也被乐声招引。
  
  嘹亮的乐声直冲云霄,把女娲炼石补天的天幕震颤。
  
  恰似天被惊震石震破,引出漫天秋雨声湫湫。
  
  夜深沉,乐声把人们带进梦境,梦见李凭把技艺向神女教授;
  
  湖里老鱼也奋起在波中跳动,潭中的瘦蛟龙翩翩起舞乐悠悠 。
  
  月宫中吴刚被乐声深深招引,彻夜不眠在桂花树下徜徉停留。
  
  桂树下的兔子也站立聆听,不管露珠儿斜飞寒飕飕!
  
  在这儿咱们能够看到,诗人李贺好像一位独特的魔术师,他唆使着大自然的静物、动物,调动了神话传说中很多的神人的形象,来写出乐声激烈感人的艺术作用,体现了李凭演奏箜篌的高明艺术。这其中有天空中的白云、湫湫的秋雨,潭中的老鱼、瘦蛟,神话传说中的湘娥、素女,紫皇、神妪,吴刚、玉兔等等。李凭弹箜篌的乐声连没有感觉的静物、无知的动物都为之感动,连高踞仙界的神仙们也被乐声紧扣心弦。这样,笼统的、难以捉摸的乐声以及它奇妙的艺术作用,形象而详细地出现在读者面前,使读者沉浸在独特的艺术境界之中,引起丰厚的梦想。
  
  诗人的梦想是独特的、异乎寻常的。例如音乐引动鱼鸟,前人也曾写过,《列子》一书说:“瓠巴鼓琴而鸟舞鱼跃。 ”这种描绘仍是一种惯例的思想轨道。然而,李贺却是写“老鱼”写“ 瘦蛟”,这样的艺术形象就十分独特了。又如,诗中写到“ 教神妪”,如按一般思想程式,就会说李凭的技艺高明,是神女所教授的,这样的说法就已经是夸张了,这样的描绘很多,不必例举。但李贺却说李凭教善弹箜篌的神女演奏,这就不同寻常。再如,白居易写乐声“银瓶乍破水浆迸” ,这样描绘思想轨道是一般读者能把握的;但李贺却说乐声把女娲炼五色石补天之处震破,引出一天秋雨 ,这样的写法就新颖了。此外,芙蓉哭泣、香兰笑,这样的描绘也不一般。咱们这儿能够看到李贺梦想独特,描绘意象新奇的艺术特色。诗人在这首诗中的梦想、联想,还有一个很明显的特点,那就是它的跳动性。这首诗诗人的思想活动时而地下,时而天上;时而动物,时而植物;时而神人,时而天帝。他叙说的头绪没有必定的次第,而是跟着诗人梦想的活动,梦想所至,笔之所至。这样写法,既在内容上使诗的意境内蕴丰厚,变幻多样,也在形式上使诗的意境具有一种活动摇曳之美。神异的美,独特的美,活动摇曳之美,这就是李贺这首诗具有的艺术美感。在网上赚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