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登录 | 注册

干什么笔记和教育参阅挣钱农村

  上课铃响了,我匆匆忙忙地赶往教室,突然发现自己只带了刚批好的作业本,而忘带了教课书、备课笔记和教育参阅,心里不由一阵慌张。回办公室去拿,岂不是要耽误时间?可现在两手空空,又恐怕要误人子弟。

  师生问好结束,学生在静静地等候我的下文,面临五十多双等待的眼睛,我一边暗暗幸亏备课时仔细地研究了教材,心中有一些底,一边脑子急速滚动,想着对策。新课改不是着重要把讲堂还给学生吗?我何不“偷”一回“懒”,让学生给我上一堂课。所以,我向学生率直了我的为难境况,并与学生商议:“教师什么也没带,这节课你们来教我吧。”学生一阵惊惶,一片哗然,继而摩拳擦掌。一堂师生人物交换、独具匠心的语文课拉开了帷幕:

  师(故作疑问):今日咱们学什么?

  学生不谋而合,齐声高诵——《寓言二则》,一学生上黑板写标题,一笔一画,极为仔细,颇有教师姿势。

  师:什么是寓言?“则”又是什么意思呢?

  学生踊跃发言,脸上按捺不住振奋,他们或许为能协助教师而骄傲,或许为自己学有用武之地而高兴。

  师(刻不容缓):那这则寓言讲的是什么?你们准备用什么样的方法告诉我这个故事呢?

  学生活跃评论,有的准备用朗诵的方式;有的准备用讲故事的方式;有的准备用扮演的方式,把戏还挺多。

  接下来的报告让我一阵阵惊喜,也让我一次次震动,我发现了许多原本该发现而没有发现的东西……

  他竟然是位朗诵高手。开学一个多月,他从未发过言,上课小动作还不断,我曾搞过突然袭击,可他总是一言不发。今日,他破天荒地举了手,我有些怀疑地叫他试试,没想到他不只课文读得正确、流利,并且还颇有些讲故事的滋味。在激动之余,我不由一阵汗颜。教师不应带着有色眼镜看人,应具有一双长于发现的眼睛。讲堂,应给每位学生施展才能的时机——他们是扮演的天才。

  《鹬蚌相争》、《瞎子打灯》这两则寓言都十分生动有趣。学生在短短的几分钟内排演成了讲义剧,我不得不敬服学生的了解才能和扮演天分,他们把鹬蚌争抢时的神态,瞎子打灯时的姿态扮演得活灵敏现,他们不只依托讲义运用了讲义中的言语,还自然地融入了自己的了解、自己的言语。学生在轻轻松松的扮演中,不知不觉就达到了教育方针。

  没想到,我无意中白手上的一堂课,却成了我与学生最高兴、最轻松也最满足的一堂课。本来,没有了教本、教案、教参,就没有了捆绑。教师就不用跟着教本萧规曹随,学生也就不用跟着教师预设的骗局乖乖就范。没有了捆绑,就具有了自在,师生就能以相等的身份呈现,相等地沟通自己的感触和定见,彼此了解,彼此赏识。教师无所挂念,心中只要学生,教师跟着学生的思路走,随机调控,创意跌出。学生无所约束,思想自在奔驰,在与文本、教师、同学的相等对话中,感触到本身的价值,感触到同享的甜美,感触到成功的高兴。

  白手进讲堂的感觉真好,不过,这无疑对教师是个应战,教师有必要对讲义纯熟于心,有必要对教材研究深入,有必要预先猜想学生在讲堂上的一些“或许”,有必要有灵敏的应对才能……白手进讲堂,决非简单,功夫还在课外。